武俠作家鄭丰於2011年著,神偷天下。故事講述身懷絕技的飛盜家族傳人楚瀚,他傳奇的一生。

  說在前頭,鄭丰的小說剛在台灣推出時,打的是「女版金庸」這響亮的名號。問過周圍的朋友,鄭丰這位作家的評價頗為兩極,我想有部分是受到這「女版金庸」的廣告用語影響,而讓某些讀者有了先入為主的觀念,認為閱讀鄭丰的小說能夠得到和閱讀金庸小說時同等的樂趣--

藍刺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※本文作者非動畫專業人士,並未對動畫相關產業有特別研究。內容為作者主觀看法,帶有強烈個人情緒和見解,不公正不客觀,並充斥著與作品無關的獨白。寫這篇文章的目的為作者欲整理個人觀後感想,並順便分享在網誌上,也歡迎讀者提供看法討論。

※會暴雷劇情,建議看過作品後再閱讀。

藍刺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曾聽人說過,「相信」是具有力量的。所以,我一直不敢相信這件事。

  怕一旦我相信了,這件事就再也無法挽回。

藍刺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  五)思鄉

  算一算,離開錢守橘町也快半年了。雖然是個永遠也不想回去的地方,但我守護了她十八年,想想還是挺懷念的。

藍刺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  一)離鄉

  兩個月前,我離開日本的錢守橘町,到台北的大學就讀。

藍刺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自傑上次踏在這條路上,已過了三十年。

  不,並非如此。只是穿著嗶嗶作響的鞋,與泰瑞、蘇珊一同跑下這段斜坡,跌得滿身擦傷的記憶太過鮮明。這幾十年拄著拐杖的漫步,對過往足跡的追尋,將兒時回憶更加深地刻入腦中,成為對這條路的唯一印象。

藍刺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還在讀小學的時候,我媽會在我睡覺時播放錄音帶,內容是某個陌生的女人朗讀童話故事。雖然我在很小的時候就被要求在自己的房間睡覺,而不像大多數的小孩與父母同睡,但我媽卻認為我應該要聽著童話故事入眠。我媽常抱怨我的床單充滿汗臭,說要帶我去檢查是不是汗腺有問題,但我流汗多是因為錄音帶太吵了,只好用被子罩住頭隔音,我寧願悶熱也不要聽陌生女人裝模作樣地念書。那就像是拿著蠟筆畫圖的時候,電風扇一直把圖畫紙的角落吹起來一樣煩擾。

  更慘的是,每個晚上我爸回來的時候,我媽都會親他的臉頰;而自從聽了「青蛙王子」這個故事後,我看到我爸就會想到青蛙,而看到青蛙就會想到我爸。有次我實在受不了了,聽見陌生的女人正念「青蛙王子」的一段:「……於是,公主捧起青蛙,給了牠一個吻……」,我馬上衝下床,想將收音機關掉。這是我第一次想到「該如何關掉一台電器」這個問題,聰明如我並不知道有個東西叫做插頭,我只看到那個畫著紅色圓點的按鈕,就按下去。之後每當陌生女人朗讀到「給了牠一個吻」後,故事就被一陣沙沙聲取代,我媽研究了半天,認為是錄音帶發霉。

藍刺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為甚麼第一篇文章會是違規停車的紀錄呢……

 

藍刺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